WFU

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

Mona 跑步技術(姿勢跑法)課程心得



受傷後


我參加Mona姿勢跑法時做班最後一堂課後的一天,我跑步的影片被放在Mona's running lab的粉絲頁上。教練為了這短短幾週有如此的進步感到驕傲,我自己也很開心終於能正確的使用姿勢跑法的技術。

去年(2015)2月初為了跑東京馬拉松,想要在這樣好的場地突破自己的最佳紀錄(PB),整體的狀況調整得非常不錯,破4(全程馬拉松42公里在4小時內看起來沒有任何的懸念,回頭看紀錄18k在1個半小時內,不知道是否是訓練過度、還是肌力不足、抑或是姿勢不正確,結果就受傷了。不管是復健還是中醫的推拿針灸都完全無效果。對於一個跑者來說無法跑上個兩圈真的心痛的感覺。當比賽前飛機飛到東京的那個晚上,幾乎快練走路都無法走路,棄賽的幾乎要成為唯一選項的時候,結果CWX的壓縮褲居然有止痛效果,硬著頭皮參賽,居然最後還能陪著老婆在關門前跑完。

每個去跑東京馬拉松的照片,都是人山人海。而我們是被回收車追著跑,根本路上就沒人。 我們在38k只比關門時間少了7分鐘。跑在最後關門前進入終點,幾乎路上都沒有人,還能悠閒的在路上照相 。


復健之路

接下來經歷漫長的復健未果,雖然已經比起2月的狀況好上許多,但是跑起來還是會隱隱作痛。去年5月的洞爺湖馬拉松,是一群朋友在我受傷前就報名的賽事,賽事很美麗,天氣也非常適合跑馬拉松,但是經過受傷無法訓練的情況下,就沒有這樣的好運氣了,在29公里看著工作人員拉出封鎖線,只要再給我快個10秒我就能繼續跑下去,真的是殘念。出國跑馬拉松還被關門,真的是痛。痛的不是被關門,而是這麼好的場地、這麼舒服的溫度、這麼棒的補給,居然沒辦法全程享受。

9個月不管經過怎樣的治療,跑起來就是會痛。原本就讀過姿勢跑法的書籍(台灣關於跑步的書籍我幾乎都看過,書呆子跑者),對於姿勢跑法所闡述的理論深感認同。去年9月在台灣推廣科學化訓練不遺餘力的徐國峰教練,邀請到姿勢跑法的發明人尼可拉斯‧羅曼諾夫博士來台灣開課。博士來台灣北中南都辦了姿勢跑法的講座,並且在9月的一個周末辦了2天的課程。共計有75個名額,其中25人是為期一天姿勢跑法理論及實作課程,另外50人為為期2天的教練認證課程。我去上了一天的課程,沒有去拿第2天的教練認證(有點後悔沒有去拿教練認證)。困擾我近9個月的疼痛也因此得到改善,終於能重新站在跑道上,而不會有跑沒幾步就痛到無法跑步的情況。

姿勢跑法初體驗


姿勢跑法一天的課程,總共有75人一起上課,博士用英文講課,徐國峰教練翻譯。博士對於姿勢跑法的理論說的比書上更為生動、更能讓人理解姿勢跑法的理論根據以及為何要練習這套技術。但是這樣約8小時的課程,在講述理論的時候,因為需要翻譯的狀況,等於在講課的時候花了2倍的時間。練習的時候,75個學生但是只有博士、徐國峰教練、及不到10個助教,無法好好對於每個學生的狀況及姿勢好好仔細地調整。實作練習也約只有2到3個小時,剩下在中午及下課前各花了近2個小時分析75個學生的跑步姿勢影片,對於怎樣的樣子是好的跑姿有很好的概念,但是在班級人數過於龐大的情況下,跑步姿勢還是留下不少的缺點(身體過度前傾、不知道如何收腿)。

隨著總醫師的工作日益沉重,無法有足夠的時間練習,加上受傷後停練了一段時間,不管是體能還是跑步的技術都是練練停停。6月結束總醫師的工作,知道自己在跑步技術上還有很大的缺失(身體過度前傾、不知道如何收腿),參加了兩個不同姿勢跑法教練的課程(事實上都是去年9月一起上課,但是有上兩天教練認證課程的同學)。第一個教練對於一些姿勢跑法的概念無法說明得很清楚,感覺他自己對於姿勢跑法的知識還是一知半解,只是說你這樣練就對了。基本上就是亞洲傳統教練的思維。不過也顯現出現代教練難當的情況。對於運動的風潮,會花錢找教練的,不少都是經濟狀況不錯的知識份子,想要花點錢獲取教練的經驗,以及快速的得到訓練的效果。這樣的一群人,可以輕易地從書上網路上獲取最新的運動知識,教練如果沒有一直努力得進修,很容易被台下的學生看破手腳。



遇見姿勢跑法教練MONA


今年7月上了MONA教練的課程。一開始對於MONA的印象,就是在博士來台灣開課的時候,第一次的跑姿分析,幾乎每一個人都慘不忍睹,但有6個學員的姿勢在一開始就非常的漂亮,其中MONA就是那其中的一個。表示Mona教練對於姿勢跑法這件情已經在課前認真下過功夫。後來我也在一些講座式的場合看過Mona教練,坐在台下,一個人拿著筆電認真得做著筆記,Mona可能是全場除了台上講者對於那個話題最了解的人,卻還是全場最認真學習的那位學生。

報名Mona的姿勢跑法實作課程,共有4堂課程,一次約80分鐘。第一次還是以基礎的理論為主,解釋為何要學習姿勢跑法,因為已經上過博士的課程,也看完博士的書,這樣的理論課程能學習到的東西就相對有限。第二、三、四堂課則是實作的練習。

第二堂課主要是做姿體感知及做出關鍵跑姿的練習。可以看到課前課後的姿勢分析,基本上動作不夠精簡,整個騰空腳在前腳觸地的時候還停留在很後方,也造成在跑步的時候身體停留在地面上的時間過久。這時候也無法利用身體的重心來產生足夠的落下角度。

第三堂課著重在練習利用身體重心落下及臀部肌力和核心的運用。經過第二次的訓練,身體運用種新的能力有所進步,騰空腳比上一週能較快的收回,但整體的姿勢還不是很漂亮,也無法得知這樣的進步是否為單單脫掉鞋子造成的進步。

第四堂課著重在提腿及綜合練習。第四堂課後的影片,明顯前傾的角度增加,原本最困擾我的腿收不回來的問題,得到了一個非常明顯的改善,觸地時間也明顯減少。來上這堂課最重要的目的算是達成。



復出


105年8月6日,也就是課堂上完沒2天,偷懶沒練習上課的技術,去跑了一場半馬的比賽,中間的山路不是很能準確的反映我的狀況。不管是在前段(6k)或是後段(4k)的平路,我的觸地時間以Garmin 620的跑錶的數據來看,從0.28-0.285秒進步到0.255-0.26秒,步頻也從160上下進步到170。整體的跑步技術的數據,出現了明顯的提升。如果能以這樣的數據跑完全馬,至少可以減少10分鐘以上的時間,而且這還是在悶熱的夏天下跑出來的數據,冬天一定能有更好的數據。

對於整體的技術在四堂課,短短幾個小時就有明顯的進步,我的感想是,Mona教練或許是國內除了徐國峰教練外最佳的科學化訓練的教練。不管是Mona還是徐國峰都不是科班出生,也或許就是非科班出生,才能打破舊有的框架,如海綿般的不斷吸收國外的最新知識,也對科學跑步有熱情的業餘跑者提升到另一個境界。

反觀台灣田徑的紀錄,在傳統科班的訓練下20年來記錄一直無法有人挑戰,甚至沒有產生任何有威脅到許積勝紀錄的選手,而各國的馬拉松紀錄都在不斷的突破往前,人種與台灣類似的日本人,光是箱根傳譯一場大學生的比賽,以台灣歷史最好成績的歷史成績組成一隊,在2016參賽的20所大學隊伍,居然是贏不過任何一隊(日本跑步文化及問題,跑者之道一書有詳盡的敘述)。許多台灣跑步的好手,還是認為跑多了成績然會上來,但是在許多最新的知識,過度的訓練不但會造成受傷,還會造成成績的下滑。並且認為跑步沒有較好的技術,可是翻開國外專業的雜誌網站,跑步的技術已經是被大家不斷在強調的重要訓練項目,精英選手的跑步姿勢不斷的被拿來分析(Dibaba奧運10k金牌的影片Usain Bolt全世界跑最快的男人)。當大家在這些精英選手的跑步技術上找尋共通點時,台灣的訓練基本上還留在土法煉鋼。台灣的跑步訓練不能再只是土法煉鋼,科學化的訓練在世界各地都蔚為風潮,台灣還在萌芽階段,還好有徐國峰教練等人,願意不斷的把國外最新的知識帶進台灣。

期待不久的將來許積勝的2小時14分不但被打破,台灣更能有2小時10分內的跑者,能跟國際上一流的跑者一較長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