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8年3月7日 星期三

跑出全世界的人:NIKE創辦人菲爾・奈特夢想路上的勇氣與初心 讀書心得






NIKE TOWN


小學第一次去美國,那時候美西的旅行不像現在都是一週左右的團,那個年代都是2週左右的團,當年從奧瑞岡一路玩到加州。我記得當年去看了Nike town,說真的不記得有什麼特別的,只記得導遊說這是Nike總部。

如今看來當時後的NIKE一如幾年前的UA是個非常潮的潮牌(現在NIKE也還算是潮牌)。那是時候麥可喬丹非常紅,我卻不太清楚喬丹是誰,但著小學同學比著誰有穿喬丹8代、9代鞋,卻不是很懂那些要價3000多的鞋是要幹麻的。


藍帶


跑出全世界的人:NIKE創辦人菲爾・奈特夢想路上的勇氣與初心-我覺得有點算是創辦人murmur的自傳,整本書基本上都圍繞在籌錢上。創業維艱,每天都在為下個月要付給廠商、債權人的錢困擾,然後要擴展地盤,增加銷售量,跟銀行要更多的錢。這樣的狀況一直到他們公開上市,才真正解決資金的問題。

NIKE一開始不是叫做NIKE。而是創辦人在GAP YEAR時旅行到日本,看到亞瑟士的前身-虎牌,比美國能買到的跑鞋都好,非常有銷售潛力。於是就冒充了一個當時不存在的公司-藍帶,要求他爸匯錢給虎牌50美金當作訂金,讓他能進貨到美國銷售鞋子。

在1960年代那時候運動鞋市場是以PUMA及愛迪達為兩大巨頭,如今可能並不是這麼容易看到PUMA的跑鞋。當時都是業餘運動員,運動員是不能直接接受廠商的贊助,兩大品牌為了要讓奧運選手穿上他們的鞋子比賽(陸王場景?),會在鞋子裡面塞錢,就為了讓運動員穿他們鞋增加曝光度。也因此那時候的比賽抓賄絡是一種顯學,今日則是在抓禁藥。

藍帶一開始的公司是以奈特及他大學的田徑教練-鮑爾曼為主要股東。然後在家裡的車庫當作營業場所,接著隨著業績的增長,接著升級到一個沒有窗戶的破舊房屋,當作辦公室。有一次虎牌還來視察他們的公司,整個狀況就是窘。

當時虎牌吸收了一些受傷半身不遂的運動員、或是熱愛跑步但是不是頂尖的選手來幫忙拓展業務,他們的業務也確實蒸蒸日上。但是當時虎牌並沒有給藍帶獨家銷售權,藍帶只有西岸13州的銷售權。

隨著業績的增長自然會有地盤的爭奪,加上當時虎牌常常延誤給貨的時間,或是要求的尺寸顏色都出現錯誤,這似乎跟我們認為嚴謹的日本人有很大的出入。當時虎牌對於藍帶的成長也帶著戒心,一直想要找別的代理商來取代藍帶。

這樣的事情被奈特知道了,在找到了日本一家大商社的金援後,並且在商社的牽線下,找到了幫他們代工的工廠,其中就有台灣的豐泰公司。這時候藍帶從代理商轉變成製造品牌商NIKE。奈特非常注重廣告行銷,在創業初期就有專人幫忙製作廣告圖像,NIKE的勾勾,就是由一個他們長期合作的大學藝術系的學生,所設計出來的。

近幾年台灣的運動風潮盛行,各種活動訓練營也因此興起,但是各家公司在行銷上的用心與否,讓大家有截然不同的感受,有的讓人覺得是個災難,有的卻讓人有菁英選手般的享受。一如中華職棒,很多公司的行銷還在草創時期。



創新的靈魂:鮑爾曼


奈特喜歡也熱愛跑步,他是大學校隊的隊員之一,但是從來就不是隊上頂尖的選手。而這些不頂尖的選手,就是鮑爾曼的最愛。他會在練習結束後,打開這些運動員的鞋櫃,把他們的鞋子拆解,塞入樹枝、樹葉等等任何你想的到想不到的東西,然後讓這些陪練的選手穿上,去測試他們的運動表現是否有進步。

除了自行動手修改鞋子的設計外,他還自己調配運動飲料。奈特在大學的時候,常常喝著鮑爾曼不知道用什麼東西調配的飲料,要他喝下去,然後跑步來測試效果。

對於不管是藍帶還是NIKE,鮑爾曼都是非常重要的資產。他在美國奧運代表隊擔任過教練的職位。這對NIKE或是虎牌的行銷來說都至關重要,教練可能可以接觸到頂尖的選手,讓他們穿上自家的運動鞋,如果又跑出成績,銷售上可能就會一飛衝天。

鮑爾曼最重要的價值在於創新。當初有人評估過為何虎牌一直願意跟藍帶合作,就是鮑爾曼可以一直提供鞋子該怎樣修改,會讓跑者跑得更好,這樣的無形資產是完全無法取代的。這樣不停創新的精神一直長存在NIKE的DNA裡面。

NIKE接受一個航太工程師的建議將氣墊跟鞋子結合,當時NIKE的員工,許多人都是熱愛跑步的因此這樣的想法,當鞋子一做出來他們就是第一個穿出去跑的實驗者。2017年 Nike Zoom Vaporfly 4%的推出,也打破了當前競速跑鞋要輕薄的概念,Nike Zoom Vaporfly 4%的鞋底算是相當厚,但是卻能在各大比賽讓選手奪牌(是選手好還是鞋子好就是另個話題)。

這樣勇於創新勇於改變的精神(當然還有很多因素),讓NIKE在不到30年的時間,成為運動服飾的第一把交椅。


反思


奈特在書中提到,早期的員工,除了少數一兩人,其他人並沒有因為有錢有權後分崩離析,仍然緊密的結合在一起工作。許多公司在成功後,開始分權鬥爭,以奈特的觀點,這樣的情況,在NIKE裡並不嚴重。奈特也很能把正確的人放在正確的位置上。當有地方有危機,或是公司高層吵架,他總是能快速調動職務讓公司繼續成長。(反觀台灣的慣老闆們)

錢不是他們努力的目標。雖然公司早期被錢追著跑,有錢後生活也確是有些改變。但是他們對於鞋子有著特別的熱情及執著。如果只是單純想賺錢,在1950年代投入賣鞋產業絕對是個笨的選擇,那個時候跑在路上,會被認為腦袋有洞,沒有足夠的一般消費者,主要是以運動員為銷售對象,1950年代這不是個賺錢的好選項。

許多人看到現在運動的風潮,紛紛成立公司,想要進入這個產業來賺錢。賺錢養家活口絕對沒有錯,開公司當然要想辦法賺錢,但是從NIKE身上看到,熱情、好的產品才能讓一家公司持續不斷成長、壯大。


延伸閱讀